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是乡下的老师
我是乡下的老师

我是乡下的老师

早上,平静的床、平静的窗。

  桌上杂七杂八的课本,和手写的纸张交叠在一起。

  一切都那么那么的平静、安详「老师~~~~~~~~~~」一道细细柔柔的呼喊,从窗外传了进来,刺进我的耳中。

  我皱了皱眉,将这破坏美好早晨的声音赶出耳朵。

  翻了身想继续睡个回笼觉。

  「老师~~~~~老师~~~~~」

  见我没有起身,幽幽的女声叫得更是急促。

  「哇!!」

  我被这神似恐怖电影中女鬼的索命声,给吓得跳了起来。

  「呀…老师……快六点了……」

  声音的主人被我突然跳起的动作吓了一跳。

  「啊……雨嘉谢谢你,对不起,吓到你了。」

  身为一个老师除了刚睡醒衣衫不整,还被好心来叫自己起床的学生吓得心神不宁,也是够没有尊严的了。

  「没关系,我先去打扫教室了。」

  雨嘉的头从窗口退去,惊魂未定的神情展露在眼镜后眨个不停的眼睛上。

  「好……拜托你了,雨嘉真是老师的好帮手!」我展现出最和蔼的笑容,夸奖这个尽责的小班长。

  「没……没有啦…我去打扫了…」

  雨嘉的双颊飞起红晕,慌忙的鞠了个躬就往教室方向跑去,标志性的及肩双辫在脑后跳跃着。

  乡下的小孩就是单纯,稍微夸奖一下就乐不可支。

  乡下?嗯…是的,乡下。

  距离最近的火车站要骑车一个小时才能到,对外的公车早上下午各一班。

  绕着小镇跑的倒是大半天都拦得到,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司机大哥也随兴,只要车上没人就当计程车开,拦下来要去哪就去哪。

  当然,也只限於在村子里。

  那么我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呢?我一边刷牙一边回想自己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

  从我大学毕业之后,就找了一年多的工作。

  每个都要求立即上手、专业素养,能接受新手的工作,给的薪水又低到没向家里伸手就活不下去。

  女友嫌我眼高手低,我怨她不知生活辛苦,三年多的感情就这样被现实击败了。

  失去女友之后,我对城市也没什么放不下的。

  索性就找了个偏乡教师的工作,顺便转换个环境,重新开始人生。

  其实这种地方的教师工作是挺不错的,给住包水电。

  乡下地方小孩子又少,整个小学从一到六年级也才十来个学生。

  整个学校都归我管,只有个教育局的专员,三不五时来看看状况。

  每天的课排到下午四点就放人,上课的时候也发发功课下去做,有问题的再各年级分开教学,其他时间自由安排。

  乡下又不比城市,从小什么都要比,每个放学都赶着去上才艺班。

  在这种地方,就算一个礼拜都没教课恐怕也没人会说话。

  毕竟,学生们的爸妈大多在外地讨生活。

  家里就爷爷奶奶在种田、工作,老人家连工作都忙不过来别说盯着孙子的学习进度了。

  不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个浅薄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洗过了脸,把草草写在纸上的教案整理了一下,和今天的课本一把抱起,推开门向教室走去。

  「老师早~~~~」

  「早安,程萱、柏予,今天也这么早就来啦!」「是啊!我和柏予约好了要去后面找老师说到的含羞草,我家旁边都没有。」短发、皮肤黝黑看起来像个小男生的程萱很有精神的报告行程。

  在她身后胖胖的柏予,虽然是个男生但也只是跟着点点头,没点主见的样子。

  「好~~~等一下上课不要迟到喔!」

  「知道了」

  程萱向我挥挥手,就拉着柏予往后面的小山丘跑去。

  这个小女孩每天跟男生混在一起,上下课的时候总有一堆活动和不同的男生一起胡闹,真是看不出点女孩子样。

  不过也是高年级生了,之后上了国中就会有女孩子的自觉了。

  一转身差点撞到一个小小的身影。

  「尚琪,你怎么一声不吭的躲在我背后?」

  我看着三年级只到我肚子的尚琪问道。

  「因为老师刚刚在和程萱说话嘛……对了老师!我昨天有看到,城市里真的有摩天轮吗?盖在大楼上的喔!不会掉下来吗?怎么盖的?」尚琪草草的解释了一下,就把话题转向她感兴趣的城市内容。

  爸妈在城里忙着工作很少回来,让这个三年级的小妮子对城里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也由於经济状况还不错,她家里是少数有网路的家庭,也让她三不五时就能从网路上挖出一大堆似是而非的城市讯息来问我这个城里来的老师。

  「有、有……那个是用盖大楼的工具把材料都弄上去,然后在上面装好。在这之前还要经过很多的计算,让大楼不会垮、风不会把摩天轮吹倒……」我尽量用我浅薄的知识说明,让她那所知不多的小脑袋可以理解,边向教室走去。

  「老师…打扫好了……」

  雨嘉站在教室门口迎接我,直条纹的衬衫、小碎花的裙子配上圆圆的眼镜。

  只要稍微改变一下衣物的颜色和质料,就像个秘书了。

  全校十来个学生中,也只有她和尚琪会穿裙子。

  尚琪大多是小洋装,雨嘉就是个邻家少女。

  而且好像只有那条裙子而已,没看到她换过。

  这大概就是家庭的差异吧!「谢谢雨嘉!尚琪也快回到位子上,我们准备要上课喽!」我敲了敲尚琪的头,把一脸不悦的她赶回位子上。

  双颊红通通的程萱和上气不接下气的柏予也在最后一刻溜进教室,虽然这个小教室没有严格的上下课时间,但超过太久没进教室我还是会到处找人加训斥一顿的,所以大家都蛮守规矩的。

  大家都坐定后,稍稍提醒一下平日别玩得太疯、出去要让家人知道等等例行事项,就把要给大家写的讲义发下去。

  看了看大家写的状况,指导一下看不懂题目或是有新进度的几位同学。

  顺便敲了敲不专心写讲义,顾着和伟峰打闹的程萱后。

  就回到我的位子上,看着大家写作业和自己的教学方案。

  虽然不是很重要,但这个教学方案不弄可是不行。

  不然那个李专员一来就没完没了,小小一个管东管西,只要我有什么疏乎了就会念上半天。

  明明年纪不比我大,身高也没超过我肩膀,气焰可是比我高得多了。

  所以教案这种东西还是要写给上面的看,不然下次她来我可没好日子过了。

  「老师……我写好了」

  雨嘉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仍是惯例的第一个交卷。

  班上唯一的六年级生,依然保持着她不可动摇的各项第一。

  「嗯……写得真好,雨嘉很用功喔!再来写这一份国语的讲义,写好之后就可以看自己的书了。」我微笑的递给她今天最后一份功课。

  「谢谢老师」

  雨嘉也照例让双颊染上害羞的红晕,转身回到坐位时「啊呀~~~」嗯…又华丽的跌倒了,飞起的裙子中小兔图案的内裤一闪即隐。

  「没事吧?」

  「嘿嘿嘿……没事…我有小心的」

  在我习惯性的关怀和她习惯性的回答中,雨嘉再度回到自己的座位。

  除了功课和家事类之外,雨嘉就是个连平地都会跌倒的女孩子。

  虽然这种呆萌属性在她身上是有加分效果(在程萱身上就感觉奇怪了),但两、三天就会在教室摔一次,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当当当~~~~~正当我埋首教案撰写和时不时学生来问问题的过程中,桌上的闹钟响起。

  「耶~~~~下课了!!」

  程萱站起来把书往上一丢,大声欢呼。

  「程萱……上次不是才说了不能丢书吗?把它保护好,以后读书的小朋友还可以用呢!」我扶着头,无奈的看着这个讲不听的小孩。

  「啊……我忘了……来上课前还记得的…都怪柏予早上和我玩…」程萱一脸懊恼,转头责怪满脸通红低着头的柏予。

  「不要把自己的过错推到别人身上,昨天说好了,如果再丢书的话,今天就负责打扫教室喔!」我板起脸,不给她讨价还价的余地。

  「好~~~~~~~~」

  程萱无奈的回应。

  「嗯~~~下课」

  我一声令下,其他的小朋友一窝蜂的冲出去。

  平常动作稳当的雨嘉今天也是匆匆忙忙的提起书包往外跑,毕竟是只上半天课的礼拜三,大家兴奋的去过小周末。

  我收了收东西准备回宿舍,教室里程萱和三、四个志愿留下来帮她的男同学已经边打扫边玩了起来。

  唉……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反正宿舍那就能看见教室,也不怕他们玩疯了会打破什么东西。

  「刘老师,下课啦!」

  「赵老,今天又麻烦你了。」

  在我回到宿舍的这一小段路上,一个老人家背着一堆回收物向我鞠躬问好。

  「是啊!赵老,今天又麻烦您了。」

  「哪儿的话,有这些事让我忙,才不会老人痴呆呀!」老人家挥挥手又点了个头,提着回收物向学校外的小屋走去。

  那个是赵老的住处,没人说还真以为是个小仓库,只有十来坪。

  后面有个铁皮的小浴室,前面路边就堆着回收物。

  学校的整洁也是拜托他整理的,由教育局那里拨钱给他。

  加上老人年金,没结婚的赵老也是够过日子。

  由於住得离学校近,我常进出买饭之类的也会给他带上一些东西,大家生活在一起关系也不错。

  回宿舍整理了东西,盥洗了一下。

  从书桌前的窗子望出去,教室里那群小鬼头还在打闹。

  真是…不去阻止一下,恐怕他们就在教室闹到天黑了。

  我拿了钱包,走向教室。

  「看我的爆裂斩」

  「看我的无极星辰爆」

  还没打开门就听到一群小屁孩拿着扫把打闹的招式名,还没上国中就会取这么中二的名字,上了国中大概更不得了……「打扫个教室你们要闹多久啊!还有柏予、伟峰、尚程、毅豪,你们四个都留在这里干嘛!」我打开门尽可能用凶悍的态度说着。

  「啊~~~没有啦!因为我们等一下要去溪边玩,所以他们留下来陪我打扫啦!」程萱嘻嘻哈哈的说道,其他四人一起点头,大家都面带笑容。

  算了,看来我要走凶恶路线是没办法了。

  怎么我们小时候只要老师一个脸色就吓得不敢出声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好啦好啦!你们快回去吧!」

  我挥了挥手把他们赶出教室,锁上门准备出去买饭。

  「嗯?这是什么?」

  在门的后面掉了一本小册子,看起来脏脏旧旧的。

  上面写了「日记」

  两个字。

  看着字迹和班上可能有写日记习惯的,大概只有雨嘉了。

  就算是小孩子,也是有自己的隐私的。

  身为老师的尊严,我完全没有翻阅的念头。

  「顺便送去雨嘉的家里吧!」

  我喃喃说着,向街上走去。

  「哈……哈……」

  经过赵老的小屋,突然听到十分费力之下的喘息。

  依我的人生经验,只有在做重量训练和床上运动的时候会发出这种声音。

  以赵老的年纪,会做什么重量训练我想是不太可能了。

  但他孤家寡人一个,又怎么会发出做爱的喘息呢?我探头往里面看,小小的桌子和两张椅子,一台老旧的电视。

  「哈……哈……」

  「伯…快……」

  虽没看到赵老的人影,但从不断的喘息声和断续的说话声判断,应该是在里面的房间。

  我探头往房子外看去,房间那面墙上有个小窗子开着,但那侧也正面对着河流。

  窗子下虽然有可立足的地方,但窄得恐怕连猫都会摔死。

  虽然前途险阻重重,但在窗里断断续续的春情呼喊下,我还是鼓起勇气靠手指攀住窗边,踮起脚尖往窗口移动。

  在此说明,我并不是对赵老的身体有什么兴趣,只是好奇这个六、七十岁的老人是在和什么样的对象从事活塞运动而已。

  特别是刚刚听到的说话女性,年纪应该不会太大。

  「差……一点…」

  虽然距离不远,但地势的恶劣和准备偷窥的心理压力,让我不得不低声为自己打气。

  「乖宝贝……把屁股抬高…高点……」

  赵老气喘吁吁的说话声已清晰可闻,我也只差一步就踏入邪恶又快乐的偷窥乐园中。

  「伯伯……快一点……」

  女性的声音催促着老赵的动作,应该是和我想像的相同。

  只是,我实在不觉得赵老那样动起来有什么令人兴奋的要素。

  更令我在意的是,这个幼嫩的女声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我边想边探头往里面看,窄窄的卧房里,大床是唯一的家俱,只留下能让门半开的空间。

  床上是背对着我的赵老,光着屁股,正在努力摆动他的老腰。

  那虾味先似的老阴茎,实在让人看不出有勃起的雄风。

  虽然努力的想插入身下的女体中,却总是软软的在穴口戳刺。

  无奈主人已经使尽浑身解数,仍是不得其门而入。

  只能在阴阜上寻找一些小小的刺激。

  虽然看见平时憨厚的赵老努力交沟的样子,已经够让人觉得诧异。

  但更让我说不出话的,是在衰老身躯下方,被努力耕耘的女童。

  虽然整个人被赵老盖住,但从他胯下伸出的纤细双脚,已经足已让我判断正在从事性爱活动的,是个年龄还不足以被认可的女孩子。

  而且从挂在她脚上的碎花短裙和说话的声音,我也认出她正是我班上的好学生、同学的好榜样、老师的好帮手──班长雨嘉。

  「伯伯、伯伯!快一点,再用力点!」

  雨嘉从我看不到的角度,说着淫荡的话语。

  从她不断摩擦的双脚,不难体会到熊熊的欲火在小女孩的体内燃烧。

  在这种情形下,身为一个老师,我应该是要出门悍卫学生的清白。

  但雨嘉的淫言软语,明显表现出享受性爱的样子。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为了安顿生活和熟悉工作,也忙了一段时间,连打一枪发泄的时间都没有。

  和平常文静老实的好学生截然不同,让我不禁看呆了之外,下体的肉棒也疾速膨胀起来。

  我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机,偷偷的录起影来。

  「乖宝贝……要伯伯快点……伯伯……怎么…教的……」看得出来是尽最大努力的赵老,在他的「乖宝贝」要求之下,也不得不拼命做下去。

  「伯伯……好舒服,快插雨嘉,好舒服,插快点、用力点……」雨嘉回应着赵老的要求,以换取老头给予的快感。

  不过毕竟没有感受到性爱的美好,照本宣科的念这些台词,显得机械又呆板。

  要能挑起男人的性欲,恐怕是不容易的。

  不过听到这些词的赵老就像打了强心针一样,挺动的势头稍稍猛烈了起来。

  但也就只是稍稍猛烈了起来,像离水的鱼一样用力抖动两下就只剩轻微的颤抖。

  「乖女儿……再说…哈…哈……要伯伯插……再多说点……」为求雄风再振,赵老再度向雨嘉要求更多的兴奋剂。

  不过…雨嘉的年纪都可以当你孙女了,叫女儿真的差太多。

  「伯伯、插我,快插我、插死你的小雨嘉、小雨嘉想要被伯伯插死」在赵老的指挥下,雨嘉配合的吐出一连串的台词。

  不知是不是一直得不到快感,机械式朗诵的感觉极度明显。

  虽然音调呆板,但是对老赵还是蛮有用的。

  「啊……啊……乖女儿……我要……」

  赵老虾味先大小的阴茎抵着雨嘉的穴口抖了两下,人就翻身躺在雨嘉身边喘气。

  少了赵老的遮蔽,少女的小穴完整的曝露在我的镜头下。

  虽然上身被解开一半的衬衫里,已经看得到微微隆起的小馒头。

  但下体还是一边光洁无毛,象微成熟女性的杂草连要冒出头的意思都没有。

  虽然肉捧没有插入,但在不断的戳弄下,小穴口也张得开开的。

  随着呼吸不断的开阖,还有跟着开阖节奏流出的淫水和几乎分不出的稀微精液,潺潺流向开始浑圆的小屁股。

  「伯伯……人家没有舒服……你都好快就停……」雨嘉推着赵老抱怨着,完全没发现自己的话有多伤害这个老男人的自尊。

  「乖宝贝,谁教你太可爱、太让伯伯喜欢了,伯伯才会忍不住嘛……」赵老把自己早泄的过错全推给雨嘉。

  「不管啦……人家没有舒服…伯伯要让人家舒服的」就算是这种衣衫不整的情况,被夸奖的雨嘉还是掩不住喜色。

  「不然,用手指好吗?」

  赵老说着就戳弄起雨嘉的小穴,也不等雨嘉同意,手指就粗鲁的在小穴里进出。

  「每次都这样……下次要让人家舒服喔……啊…轻点…」雨嘉嘴里抱怨着,却忍不住漏出了呻吟。

  趁他们专注进行第二回合,我偷偷的从窗口退去。